消費者園地主視覺
首頁>消費者園地>感人故事
字級切換:

感人故事--柯蔡玉瓊(柯媽媽)

壹、前言

像是一場夢又不是夢,茲因「強制車險」實施至今已滿十年了。回憶起十九年前的那一場車禍,內心難免有淡淡之憂愁啊!當時的我僅國小畢業很平凡的家庭主婦,被無情不合理的社會結構激發出一股不可思議的潛能,從此展開一場「立法」革命。八年的時光催生了「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」;再花十一年的歲月參與這個法令。因為相信自己多出一點力,可以讓別人少受一點苦,即使被「利委」冷嘲熱諷、螞蟻撼大樹、大象牽過河,但我還是堅持理念,為弱勢爭取公義、為大眾的生命安全爭取最基本的保障。 「就因為遭受切身之痛,我瞭解車禍受難家屬的痛苦與無助,所以更加堅持自己要走的路。」社會上人人稱呼:「柯媽媽」。由於我大兒子「柯重宇」就讀東海大學企管研究所的學生-柯生的媽媽,「柯媽媽」這個稱呼就是由此而來。

貳、強制汽車責任保險立法背景

  1. 回憶十九年前的惡夢


    愛兒於民國七十八年六月在台中東海別墅附近一條屬於管制區5米7的產業道路,被聯結車追撞身亡。原本平靜的生活遭到突如其來的噩耗,讓人無法招架,有如世界末日的來臨,人間最悲慘事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,情何以堪啊?而車禍現場悲傷的情景,及當天警察局門口,一群惡魔般的肇事司機同事口出狂言「十個八個都在壓了、幹;一個算什麼…」的惡行惡狀,以及為打官司和「立法」,疲於南北奔命的辛酸艱難,這一幕幕有如走馬燈般轉個不停時常浮現在眼前。 愛兒在完全無過失的情況下,且那條路是管制大型車輛進入,竟被大型連結車從後方追撞,這太冤枉了吧!而可怕的肇事車行老闆說:「我們經營二、三十年的車行,常常在撞死人好像在吃飯一樣!」如此沒血沒淚的話,令人聽之柔腸寸斷,接著又說「那一天我們才壓死兩個,也是大學生,一個二十萬,妳兒子是研究生,三十萬要不要拿,不然就去告;妳去告也是拿雞蛋碰石頭而已,台灣全省有勢力的包括我不會超過五個。」無奈又不甘心,整整一個星期不能吃喝,體重一下掉了九公斤,曾經企圖想要報復,決心用老命跟殺人不眨眼的車行同歸於盡,替愛兒「報仇」討回公道,相信天下父母應該是一樣的心情吧!然而在緊要關頭卻有人將我拉回來,說:「妳的個案在台灣只是冰山一角而已,不要自哀自憐,有很多受難家屬更可憐,必須協助他們,因社會有很多不合理、不周全的法律需要改革『立法』來維護以後的人。」要我勇敢站出來為其他無辜的生命做些有意義的事!大家一定想不到,這個關鍵人物要我忍辱負重!您們猜得到他是誰嗎?就是我的愛兒-「柯重宇」。由於愛兒託夢指點迷津-「立法」,此後就讓我散盡家財、無怨無悔走上漫長的「立法」抗爭之路,甚至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…。
  2. 陳情再陳情


    踏出第一步,拿起三十幾年沒摸過的筆,抱著字典寫陳情信函,以亂槍打鳥的方式,寄到五院各大大小小政府部門以及愛兒高中國外留學同學(美、日、德)等,告知我兒子出事原因等情形。他們回函至國內政府相關單位,再借重學校力量,透過東海大學企研所老師安排向學生說明求援。學生的正義感在東大校園快速燃燒,發動兩輛校車到車行抗議,才引起媒體注意,用悲情喚起社會大眾的關心。接著遍訪全國各地車禍受難同胞,不到半年就找到五百多件一樣遭到不幸的車禍受難家庭,發現他們缺乏國家保護及社會關懷,深深陷入痛苦無助的困境中。如果當事者是一家之主卻發生不幸,大部分的受難家庭都留下幼兒、寡婦及年邁雙親,無論在法律上或財務上,尤其是情緒上,幾乎沒有能力站起來。
  3. 為立法催生


    受難家屬除了遭遇喪失親人之痛外,更常被鑑定抹黑和不公的司法判決所吞噬,他們投訴無門無語問蒼天,叫天天不應、叫地地不靈,處境非常可憐。不甚悲苦而自殺或心態失衡、精神錯亂者大有人在,而車禍的善後問題牽扯到極為專業知識,對正處於失去親人的受難家屬來說,根本無法處理這些事情。反倒是肇事者為逃避責任,經常藉著家屬疏忽而動手腳,使受難人遭到雙重傷害,也得不到合理保障。在失去親人卻求助無門,心中惆悵不已,終於在揮之不去的陰影下飲恨消聲,度過痛苦餘生。「在沒有法令保護下」人命不值錢,因之前實施多年的汽車第三人責任保險,行政命令採過失主義,對肇事者有利,尤其一些營利大卡車肇事率高,對相關法律特別有研究。當車禍發生時很快湮滅現場證據,就算警察到場也找不到任何線索。受害家屬無法掌握現場證據,死無對證無奈怕日後求償無門,多半含淚接受不合理的賤價;一條命3萬、5萬、20萬或30萬,人命賤不如狗。因不忍看到悲劇一再上演,立下誓願要「立法」以維護以後的車禍受難者有基本保障,我忍著八年之苦完成「立法」,心事誰能知呢?這場苦戰是抱著逆水行舟、不進則退,藉由新的痛苦來淡忘舊的痛苦。當初對社會狀況完全茫然無知,帶著一股傻勁及滿腔熱血,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下,俗話說:「青瞑不 怕槍」,就衝了出去,發現原來不是這麼單純的一回事;做事再艱辛也從不喊累、叫苦,惟獨應付「人」才是一門大學問。當我追蹤「法案」的決心如同咬著尾巴不放,被「利」委輕視、冷嘲熱諷時,深深體會登天不難,而求人非常困難,紙張薄嗎?不,人情更薄,江湖險嗎?人心更險的道理。

參、立法院奮鬥史

  1. 立法委員的原形


    事過境遷,提起政治人物還會令人咬牙切齒,講的是一套,做的又是一套,翻臉如翻書、昨日是今日非、「西瓜靠大邊」三重人格;媒體鏡頭上場,馬上裝著很愛民的模樣,鏡頭外就變出原形,非常虛偽。我感嘆為什麼選一大堆「阿沙不路」的立委消耗人民納稅的血汗錢呢?有的說看不懂法案,也有的說沒時間也沒興趣,又有的說他是用錢買出來,管妳什麼「碗糕」法案…。這就是國會殿堂的委員,請鬼拿藥單,佔著毛坑又不拉屎,立委當久了很會耍官腔,目中無人、態度傲慢令人氣結。我只好以毒攻毒、知己知彼,將立法院各個程序都摸索一清二楚,在議會或審查法案時,把企圖阻礙法案的「利」委言行證據都一一揪出來才是上策,採取從頭到尾都監督,緊緊追蹤法案的審查,不敢鬆懈。記者們說,我比立委還立委,因為我的出席率比他們都高,他們月薪幾十萬,我沒薪水又賣屋自掏腰包,緊迫盯 「法」如影隨形,成為他們的眼中釘、肉中刺。更有人形容我是立法院的照妖鏡,也有人說我傻的很可愛,其實做事有時要裝傻,濟公顛其實不顛。我開始在台灣南北各電台主持節目,將立法院的真實事態一一告知聽友,使一些財團立委暴跳如雷,因為他們喜歡聽好話,不能批評,我是實話實說,看到、聽到什麼齷齪事,就會趕緊紀錄並回報聽友。聽友們特別喜歡Call in,所以台長就一個頭兩個大,被長官壓得喘不過氣來,因為某「利」委投資電台,後來我就有電台講到沒電台,都是我講話太實在惹的禍。「洗臉礙到鼻子」,我不厭其煩地講述,是為了要逼那些委員高抬貴手,盡速幫忙「強制車險」的「立法」而已呀! 為了完成立法,我也不得不咬緊牙關,臉皮厚一點,再要求立委協助,不管他們自命不凡、尖酸刻薄或冷嘲熱諷,我得要忍氣吞聲、低聲下氣地拜託要求。我常想,「立法」保障人民本來就是立委的責任,為什麼讓我一個家庭主婦來要求他們去做他們該做的事,卻還要看他們的臉色,心有不甘。「強制車險」是民生法案,跟人民每天生活息息相關,為什麼立委都不重視民生法案,成天只知道罵來罵去作秀,百姓完全被矇騙;我憂國憂民等於狗吠火車無求救之門,千頭萬緒、疲憊不堪且寸步難行。當時的立法院根本就是社會的亂源,好像利益團體的拔河站,牛爺、馬爺、黑金、黃牛的集中營;可說是全國人民的致命傷,常常為了反對杯葛,不顧民生法案。
  2. 法案推動過程


    其實推動「強制車險」的過程,先從財、交兩部會來回請願,之後再送行政院法案審查,通過後才送到立法院。法案到了立法院,也是我們真正展開一場前所未有的苦戰;「強制車險」從開始的院會,交付三個聯席會審查及程序委員會至院會完成,幾乎沒有自動自願排進審查會,每次都要我趕鴨子上架,南北奔跑請召集委員排進審查,甚至還得「七拉八請」來簽名,催促法定人數足夠才不至於流會,但是有幾次法定人數足夠,委員不爽還是流會;失落的心一次又一次的折磨,刺痛我的心,我為人民流淚傷心。曾經有學者、委員、專家都跟我打賭,如「強制車險」通過「頭」要被我砍下來當椅子坐?更有「抓耙仔」立委來放話:「絕不讓法案通過的啦!柯媽媽別傻了。他們輕視妳(小學畢業),懂什麼屁事,沒背景又沒靠山,而在南部子彈打到台北的立法院都滅掉了,大家不會理妳,該死心了吧!」。既然得不到立委的支持,只好帶著「三聖佛」及「地藏王菩薩」的精美佛像,代表「我不入地獄,誰入地獄;地獄不空,誓不成佛。」。如同此法不立,誓不成人的精神,上聯寫著「諸惡莫作、眾善奉行」;另外還掛著穢跡金剛(釋迦牟尼佛的化身),代表專收那些貪官污吏的齷齪政客。有理走遍天下,這是一場正義與邪惡的拔河,真理越辯越明;我相信天下沒有攻不破的城池,也沒有打不破的籓籬,弱是罪惡,強而不暴是美。
  3. 請願抗爭過程


    1. 立法的阻力與臨門一腳
      我為了完成「立法」,抗爭的方式包羅萬象、千變萬化,譬如旗海戰術、抬棺抗議、民間超渡法會等各種方式,相信六法全書找不到。也是借用孫子兵法的一頁,身歷其境才能領受到窮則變、變則通的道理,但是各種方式用盡了,「利」委還是無動於衷,竟然沒有立委敢靠近這民生法案主持公道。有少數立委想關心表示這法案很重要,「人命關天、十萬火急」一定幫到底,但沒多久「柯媽媽,對不起,我只是個小小的委員,壓力太大了,還是妳自己去衝吧!」。有正義感卻沒有正義膽,沒人敢拔刀相助,可見這法案利益關係牽扯太大,而且有財團惡「利」委把法案的條文搞得像煙霧彈,故意讓記者社會大眾模糊不清,企圖將法案消失在立法院。 立法的阻力越大越激起我的鬥志,擋不了我們蠻勁衝刺,終於民國八十三年十二月十九日「強制車險」勉強完成一讀的程序,但距離真正完成「立法」還是遙遙無期,我們還是繼續努力,奮鬥不懈。到了民國八十四年十二月「強制車險」進入院會二讀,各種不同的主張再度四起,令法案更加複雜化。法案在院會中已經完成二讀前的廣泛討論,並有五次良機均用「協商」之名,行拖延「立法」之事實。我們再也無法忍受此等漠視「人民」權益及生命尊嚴的行徑,在百般無奈中「終於開竅了」,由於經過兩次絕食抗議,我發現用死跟那些沒人性的政客硬拼,仍然無法喚醒「利」委的良知。曾有「利」委當面辱罵我:「想兒子想到『發神經』,想要立法,會給她死的很難看,絕食就讓他餓死最好,土地挖挖,埋一埋就沒有人再來吵了」。回想他們這番話覺悟了,人家有權利我要更有耐力,只要真理在,不怕時間長久的磨練,好呀!誰怕誰?我撒潑耍賴似的長踞立法院門口,用上下班的方式,「擺地攤」擺上車禍所有亡魂遺照,用無限期作長期抗爭;請師父念經超渡,每星期二、五在立法院,星期三在中央黨部,風雨無阻到完成「立法」為止。 民國八十五年六月「強制車險」進入逐條討論,而我們仍然在立法院及中央黨部請願抗議中。終於,撥雲見日最樸實的溫暖凝聚成大愛,陪著我一路支撐到民國八十五年十一月十三日,突然有人帶我到黨主席辦公室,我毫不膽怯地說了一大串話,向李前總統登輝先生報告,他很樂意答應幫忙。

    2. 強制車險的三大目標
      民國八十五年十二月十三日「強制車險」在立法院就要三讀通過,在這緊要時刻又有「利」委當天霸佔院會發言台,不讓法案通過,為了自己未拿到龐大利益而「哭」,而我是為了百姓大呼萬歲而「歡笑」,你們可知道?那立委定的版本是為了財團不管台灣人民的生死,那種自私自利的嘴臉令人做噁。她很「鴨霸」,曾經說:「柯媽媽妳不懂,用我的版本妳紅我也紅」,好恐怖的「利」委;她的版本是過失相抵制,如 用她的版本等於脫褲子放屁,也不用辛苦這麼多年,根本與舊法無多大差異。懂也好,不懂也罷,反正維持我的原則三大目標:
      1. 全面單軌制,無盈無虧原則。
      2. 限額無過失迅速理賠。
      3. 設立特別補償基金,遇肇事逃逸、無法追究或未保險車等事故受害者也能獲得基本保障。
      這正是立法的宗旨不容許動搖,還好上蒼有靈不給惡勢力得逞,不然「強制車險」會變為四不像,我也會鬱悶而死,並切腹自盡向國人謝罪。


  4. 與醜陋的立委奮鬥了八年抗戰


    1. 議事槌敲下三響劃下完美句點
      台灣第一位發現有部分立委很沒素質的是我,十多年前就首當其衝與「利」委正面較勁,打破他們的假面具,假清高的醜陋面;幾乎各個向錢看齊,愛民是虛偽的,「死,死道友不是死貧道」,只要有錢什麼都敢做。因為有部份立委都不會為國家全民整體著想,今天才說出這麼一點,是讓大家了解事實。話說回來,其實這是一樁擋人財路極為危險的差事,那時法案將進入水到渠成的時刻,財團「利」委各個雞飛狗跳不服氣,設計想暗殺我;而我又是每天在立法院進進出出,這有如進入虎穴、殺氣騰騰、險象環生,常接到恐嚇電話及信函。還好上蒼保佑,我早已被總統府列入經常請願的份子(黑名單),因為那時我示威的名氣已很響亮,四周都有檢調 人員暗中保護我,他們猶豫不決、下不了手(事後檢調人員跟我傳達真相,並叮嚀自己小心出門在外學會保護自己)。「我的心被妳無私的愛感動」這是李前總統登輝先生說的話,也是歷史性的一刻;在李前總統的關注下,「強制車險」於民國八十五年十二月十三日,議事槌敲下三響終於劃下完美的句點。為了這一刻等待了八年,我忍不住歡呼大叫興奮熱淚直流,現在回想起十九年前承受喪子之痛,四處奔走掛白布條請願,還得面對運輸業者和立委的辱罵,我只能說:「人民追求社會正義與公理的夢想實現了」。八年的辛苦總算沒白費,當辛苦換成歡笑,我也不想再說誰是誰非,將所有怨恨付諸東流。
    2. 強制車險的重大意義
      民國八十五年十二月十三日在記者會上,我向記者們表示「強制車險」完成立法,象徵了生命尊嚴的抬頭;所代表的意義,不僅僅是以後車禍受害者的生命將可以得到基本保障,同時顯現出四項重大意義:
      1. 人民追求社會正義與公理的夢想慢慢會實現。
      2. 特權在台灣社會慢慢會消失。
      3. 財團在立法院的影響慢慢會減少。
      4. 國家利益及人民權益在立法院慢慢會受到重視。
      每一項重大意義我都加上了「慢慢」二字,這「慢」字讓我奔波八年之久,雖然是「慢」了點,但畢竟是實現了。過去的委屈、不愉快,已不想再提,但是在立法期間曾經協助過的立委、人士們,我心中充滿了感恩,感謝他們的幫忙,更感謝李前總統的臨門一腳,方能結束這場賣命的苦戰生涯。

  5. 強制車險的精神


    「強制車險」雖然完成立法,但我還是以社會公正人士角色,參與費審會及保發中心精研工作小組等各分組的開會。與會者有主管機關代表、專家、學者、業者、產險公會、特補基金等等代表;各位同仁都很認真投入專業的精神,為「強制車險」保險費率結構能定有效之方案,提出各種意見商討對策,相互互動、彼此尊敬、協調合作,找出平衡點及完備合理的機制。可見「強制車險」工程浩大,除修法外,每年、每季、每月必須要做研討報告等工作,可知大家都很辛苦,我也抱著學習與感恩的心認真投入「強制車險」的領域,了解真諦,來龍去脈也要研究透徹,才能將癥結解套為大眾福祉而努力。

肆、結語

我敢說,目前的台灣沒有什麼民生法案,能比得上「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」這個法案,十年如一日做得有聲有色,看在眼裡感動在心裡。雖是強制投保的政策性法案,但政府沒有補助半毛錢,卻能做到時時刻刻發揮龐大效能,救助台灣每個角落交通事故不幸的受害者。而且特別準備金累積的餘額足夠,可提高保額降低保費等等,考量來自社會回饋社會;可以說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是台灣的模範法案,也是全世界最優秀的法案,代表全國人民向參與「強制車險」所有默默耕耘、奉獻社會的工作團隊們說聲謝謝,大家辛苦了,再接再厲繼續加油! 很欣慰看到「強制車險」實施已滿十週年了,台灣天天都有車禍,也等於天天都在救贖車禍受難家庭脫離經濟困境;若不幸發生車禍,受害者基本保障現在是新臺幣(以下同)150萬元,能達到救急的效果。錢雖然不是萬能,但沒有錢卻是萬萬不能,省吃儉用可撐過一段悲傷時期,再慢慢振作起來。 「強制車險」在這十年來,理賠已達到1千3百多億,造福人群是一件很有意義的大善事,也是汽、機車駕駛朋友們投保的效應,別人得救我們安心,照顧別人同時也保障自己,一舉兩得,何樂而不為呢? 很感謝主管機關的指導與協助,保發中心、產險公會、特補基金等所有專業團隊的耐心、細心連續不斷的研討施行細節。面面俱到,才能將「強制車險」建立這麼良好的制度,合理透明化又能保障投保大眾的權益,更稱得上冠於世界之法律。其實好就是講求更完美、更希望百年之後也不會讓法案變質,永續經營是我終生最期望的信念。最後由衷的感謝,所有參與強制車險的人士們,謝謝您們付出辛勞共創光明的未來。

top